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药材市场! 我的市场:| 发布供应 | 发布求购 更多功能点击进入 | 设为主页 | 收藏本站 | |

陈宝贵:我是第一代赤脚医生

http://www.zgycsc.com 2019-07-19 10:39  李芮 中国中医药报1版 阅读次数:2485 我要评论

  出生在农村的陈宝贵家境清贫,他拖着体弱多病的身子,度过了有病无钱更无医的童年岁月。初中毕业后,本分能干的他回乡参加农业生产劳动。1965年10月的一天,陈宝贵的人生轨迹被彻底改写了。
  “那天中午,村上的高音喇叭突然喊着我的名字,通知我到公社卫生院报道,参加‘半农半医培训班’学习。”陈宝贵回忆,他的心里顿时热浪翻滚,兴冲冲地跑去大队部确认,第二天一大早便背着行李赶到了培训地点。
  起初,陈宝贵对于办医疗培训班、培训农村医疗人才的意义并不清楚。后来,他才渐渐了解到,“要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”“培养一大批‘农村也养得起’的医生,由他们来为农民看病服务”的“六二六”指示是毛主席对农民身体健康的关怀,让自己参加学习是父老乡亲们的信任。
  很快,在广袤的中华大地上,“半农半医”的身影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他们一面赤脚裸臂地在田间劳动,一面为身边的农民治病,被老百姓们亲切地称为“赤脚医生”。1966年4月,陈宝贵背上了红十字药箱,也成为这支队伍中的一员。
  初涉医海,陈宝贵对中医情有独钟,特别喜用中医针灸、药方,这对当时缺医少药的农村来说十分可贵。
  可在乡亲们眼里,陈宝贵只是个不足二十岁的毛头小伙儿,对他的能力,大家既期待,又还在观望。一天,背着药箱巡诊的陈宝贵来到临近水渠的一块麦田边,发现生产队长正痛苦地捂着腮帮子。本就牙疼的他,下水挪完水泵后,疼痛突然加剧。陈宝贵让他坐下,从“藏针夹”里取出银针,在他痛侧的3个穴位扎下去,痛便立马止住了,在场的乡亲们无不心服口服。
  做赤脚医生的日子里,陈宝贵那间小小的家庭诊室里总有求医问药的患者,特别是患有久治不愈“老寒腿”的患者,都想在这里找到希望。“开始只做扎针、按摩,但病情却没有明显好转。”他仔细琢磨后,决定为患者们加上艾灸和“酒拍”,艾条由他亲手制作,“酒拍”需要撩起白酒点燃后的火苗在患处搓揉拍打,每每治疗完,他的手都要肿痛一两天。但令他欣慰的是,患者们都获得了满意的疗效,有的竟能下地干活了。
  久而久之,陈宝贵高明的医术与高尚的医德传遍十里八村。1974年,他被调入南蔡村公社卫生院,从一名赤脚医生转变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医生,穿上了崭新洁白的白大褂。边学习边行医,年轻的他热情高涨,进步飞速。当时医院连心电图机都没有,但他治疗冠心病等病症的独到方子已在当地小有名气。第二年,表现优异的他收到了北京中医学院的录取通知,走进了梦寐以求的大学校园。春秋几度,大学期间,陈宝贵不仅掌握了大量丰富的专业知识,更明白了中医药学的真正内涵及文化底蕴。
精进:斗室中成就杏林满园

    作者: 李芮 中国中医药报1版       

发表我的评论

意见与建议

请留下您的意见和建议,帮助我们做得更好:)

您的电子邮箱

回顶部